<sub id="nk2tj"><meter id="nk2tj"><u id="nk2tj"></u></meter></sub>
  • <table id="nk2tj"><meter id="nk2tj"><label id="nk2tj"></label></meter></table>
    <table id="nk2tj"><code id="nk2tj"><cite id="nk2tj"></cite></code></table>
  • <var id="nk2tj"></var>
    企業文化

    企業文化

    Culture
    返回欄目

    偷書記

    作者:蔣藍 時間:2022/07/26 瀏覽次數:

    我供職的叢書編輯部越來越火了,就想找一處安靜寬敞的地方,經朋友聯系,我們看中了市級機關一棟獨立小樓。
            機關日子已經捉襟見肘,明里暗里撈點外快。出租  房子,大概已屬無奈之舉了。房子是二十年代的石頭建筑,頗有點巴洛克,明顯的別墅格局,墻上爬滿了青藤在灰褐色石頭的襯映下,仍顯出高貴和矜持的派頭。
            過了一陣,我發現有道小門緊閉,一問才知是機關堆放的雜物。透過灰蒙蒙的玻璃,能看到一些灰蒙蒙的家什和一地的亂紙,在屋的一角,好象堆了不少書。光線太暗了,看不真切。
            既然象垃極庫似的無人料理,為何又不進去看看呢?童心大起,稍一用力,咔的一聲大震,這不爭氣的門已如朽木整個兒向后倒下去了,這下麻煩大了。門扇起滿室塵土,一股氣味古怪的風,懶洋洋地迎面撲過來,一地的紙頁張牙舞爪,塵埃在微弱的光線中如唾沫星子般濺跳,似驚擾了一個幽深的大夢。
            蹲到地上一看,全是文革間的文件、油印材料之類,上面除了有被老  鼠啃出的孔洞,就剩下不少那個時代  特有的解放膠鞋縱橫的鞋印了。堆在角落的書有千多冊,全是些語錄本、導師選集全集、范文瀾的欽定編年史、姚雪垠的宏文,還有《金光大道》之類,據說此書前兩年還重版印刷,真沒有比這更滑的事了,難怪現在紙張價格一個勁兒瘋漲!書頁潮氣太重,一股特殊的霉味象鉆進了每一個毛孔,翻了半天,弄得灰頭土臉,竟一無所獲!
            退出去吧,心想費了這么多力氣,似心猶未甘,一挪步,踢到一捆書。對不起,是線裝本的雄文四卷!我從沒聽說雄文還出過線裝本,是一函四冊,共十六冊。紙張、用墨、裝幀無不上乘,現在出版的仿古冊子,如聞名遐邇的《槐聚詩存》印裝上顯出一股濃濃的匠氣,俗不可耐,現在文革的初版珍本書在古玩市場炒得發瘋,發燒友只怕比文革當時還要高燒,當一種政治狂熱陡轉為物質狂熱時,前一經歷還未來得及從意識中徹底清算,后一追求已是爭先恐后一浪壓過一浪了。真不知是該慶幸,還是悲衷,抑或別的。  
            這套書大厚,一齊拿出去怕有不便,我只拿了兩函,剩下的兩函明天拿也不遲吧!草草修好門就回家了。
    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上班去遲了些,見正在搬小屋的東西,原來機關已山窮水盡,將這小屋也租給一公司作倉庫了。里面的廢紙、書籍,說是已讓廢品站拉走了。完了......
            看來,凡事不可求全,更不可求貪,尤其是這種偷書沒偷齊的不雅之事,不值得悔。我不停安慰自己但仍是心癢癢的。
            一次去舊書市,驚見我沒拿走的那兩函雄文,正傲然待沽。賣主索價一千元,說是齊的話,三千元也有人要。我 開玩笑說,我抱另兩函讓給你,伍百元行不行?他足足看了我十幾秒鐘,方開口笑了,露出一口金燦燦的牙齒,也不知是金的還是銅的:“不瞞你說,我是蒙想發財想瘋了的那種收集狂的,其實呀,就是二十元我也不買”。
            看來,偷了半天書,原來還是偷回了兩疊廢紙。他母親的!


    <sub id="nk2tj"><meter id="nk2tj"><u id="nk2tj"></u></meter></sub>
  • <table id="nk2tj"><meter id="nk2tj"><label id="nk2tj"></label></meter></table>
    <table id="nk2tj"><code id="nk2tj"><cite id="nk2tj"></cite></code></table>
  • <var id="nk2tj"></var>
    小婕子的第一次好紧,春药玩弄少妇高潮吼叫,强奷迷奷系列在线观看,欧美XXXXZOZO另类特级 Powered by junjie俊捷網絡